丹麦教练:我只是想用手势告诉中国教练管好自己

2022年10月20日,丹麦媒体TV 2采访报道了丹麦教练托马斯·斯塔夫加德(Thomas Stavngaard)推搡中国混双主教练的原因,他表示自己不会说中文,想要用手势告诉中国教练管好自己。

在丹麦羽毛球公开赛1/8决赛,国羽郑思维/黄雅琼力战三局以21-10、19-21、21-19取胜丹麦本土组合米克尔森/汉森,整场比赛中“雅思”组合被判了9次发球违例引发争议,连世界羽联官方解说员克拉克都直呼“unbelievable”。

首局,“雅思”组合就被判了两次发球违例,次局更是达到4次,其中包括在15平时被判一次,直接给对手送分。前两局结束后,国羽混双组主管教练杨明向本场主裁判提出交涉,还遭到丹麦队教练的推搡。

丹麦媒体在文章中提到,郑思维/黄雅琼因发球被判罚而感到沮丧,中国队试图通过投诉来影响裁判,丹麦教练不允许他们这样做。

“中国教练想更换发球裁判,但是也该征得我们的同意,我决不允许他这样做。”

“也许我不该推他,但我不会说中文,所以我不得不用手势向他表示,我认为他应该管好自己的事。”托马斯·斯塔夫加德说。他虽然有点后悔,但他坚持自己的观点。

他们所有的发球基本上都过高了,所以我认为她(发球评委)做得非常出色。这位丹麦教练说:“我们看到成千上万的裁判敢一次、两次、三次判断,然后当有人抱怨时,他们就会扣动扳机。”

所有双打类别的发球都高得离谱。我们也告诉自己的球员在被发球裁判判罚前都尽量发高球否则我们没有竞争力。

早在2009年,世界羽联就计划推出发球高度不超1.25米的规定,但直到2017年通过发球击球点高度不能超1.15米的新规,这是比任何时候都精确的高度。

为确保试行的新规则能得以顺利有效地执行,世界羽联计划为各赛事主办方提供发球高度测量装置(如上图所示)。

该装置使用方法很原始,就是在发球裁判的视线前方放上一根金属立柱(图1,2),上方有片透明的压克力板,板上有条与地面平行的黑线米,发球裁判坐在座位上看过去,发球者球拍击球瞬间不得超过这条黑线)。

也就是说发球是否超过1.15米线,靠的仍是发球裁判直观判断。中国羽协主席张军此前就谈到,“裁判肉眼去观看就会存在误差”。

Leave a Reply